07-GHOST 17、18集 我又得刻字了。 泰德的身體裡有兩個靈魂。 一個是極善良的,就是那個屢屢為著好友流淚,死也要維護友誼的那個綠眼睛的小男孩。雖然他的善良極大,能力卻極小。───也不能這麼說,因為生活在他身邊的人,都是因著他的善良而愛他、護他,這也是另一種力量。當然,他長得超可愛也是讓人愛他的元素吧。 (他的肩膀上也有隻神奇寶貝) 與這個泰德相反的,另一個能操縱「米迦勒之瞳」的,是個有超能力的冷酷靈魂。 或許我該說,是一個冷酷的靈魂寄宿在善良的泰德身體裡面。所以,當這個冷酷靈魂要使用無邊法力摧毀敵人的時候,善良的宿主拼命阻止,即使冒著失去自己生命的危險,也要阻止冷酷靈魂殺掉撫養好友(他把弗拉烏當成好友嗎?)長大的恩人──雖然這個恩人要的是自己的命。 黑魔法師為了增強自己的能力,會不斷的抽取人的靈魂做為自己的暗徒,弗拉烏主教中計,沒有用封印符而徒手拿起了黑魔法師的匕首,以致於被教會抓起來。情況有二,如果他本身就是黑魔法師,就會被處死,否則,就一定要抓到匕首的主人,才能獲得釋放。 弗拉烏在大戰後不久被帶到教會,年幼的他心中悲憤不已,因為所有同伴都在戰爭中死去。他不信有公義的神,不信祈禱,也不信有長久能陪伴在身邊的人。 當時巴斯汀任教職,弗拉烏是他班上的學生,渾身叛逆,根本不受教。然而巴斯汀辦公室出租一面責罰,一面教導,用盡了耐心。令人吃驚的,弗拉烏竟能如疾風般的操縱空咒,使用法杖的威力壓倒了主教們。巴斯汀認為這個孩子一定非常適合做驅除黑暗的主教,所以當教會中所有的人都要趕走弗拉烏的時候,巴斯汀始終不放棄他。他知道巴斯汀所做的惡劣行為並不是為著高興,並且知道他半夜會到聖殿裡去哭泣。 當時有個惡魔「費亞羅廉」在人間投入「三個願望」魔咒,他可以幫助人完成三個願望,之後,就會取這個人的靈魂。弗拉烏很多朋友都許了願,然後喪生。所以,弗拉烏比任何人都憎恨這種使役魔。在他偷學到巴斯汀收服使役魔的方法後,就開始每天晚上偷偷的跑到聖殿周圍的百姓家裡,幫中了魔咒的小孩取下印記──就可以脫離魔法了。 終於有一天巴斯汀逮到半夜要偷跑出去的弗拉烏,告訴他他用來收服使役魔的方式其實就是一種祈禱,「不是祈求奇蹟,只是尋求自由,為了拯救飄散在這片廣闊的空中的靈魂們,才有祈禱的存在。」巴斯汀把手放在弗拉烏的頭上,允諾今後永遠要和他在一起。這一刻,一個孤寂孩子的心靈被拯救了。 這次弗拉烏被陷害,教廷派已經身為大主教輔佐的巴斯汀來調查,泰德和好友白蓮一起暗中調查時,遇到了他。巴斯汀告訴他們兩人這些他和弗拉烏的甜美往事,他深信弗拉烏只是恰巧經過現場。 泰德和白蓮正安心的回寢室時,發現法器變黑了,才知道剛才把法器交買屋給他們的巴斯汀其實是和黑魔法有關連的。他們急急回頭去找巴斯汀,巴斯汀坦承自己原是帝國綾波參謀所率領的諜報部成員,長期潛伏在教會中。教會中流傳下來一種禁術,法器本來就是可以操控黑暗和光明兩種相反力量的武器,只要向其注入教典的逆咒文,就能發動黑魔法,運用的就是魔法抽取的人的靈魂。顯然,擁有力量是一回事,如何使用又是另一回事。 泰德的父親在被亡國之前,把米迦勒之瞳封在泰德的手背上,帝國方面一直在尋找他,可是他的記憶被封住,才能安全的被人被隱藏起來。直到他隻身逃到教廷聖區,這才暴露行蹤。巴斯汀的最終目的,就是收取泰德的靈魂,讓他變成使役魔,為綾波大人所用。 當泰德被巴斯汀的魔法困住時,身體內的米迦勒之瞳發動了,他要把這些力量回敬給巴斯汀, 但是泰德極力阻止,因為他的目的在救弗拉烏,而巴斯汀是弗拉烏的再造恩人,是弗拉烏生命中一個不可取代的人,泰德祈求巴斯汀能完成所許的願望,永遠留在弗拉烏身邊。 在泰德的兩個靈魂不斷爭執中,無疑給巴斯汀的黑魔法更多機會。 「如果你有什麼比這個帝國還重要的話,那就沒有資格擁有米迦勒之瞳了。」巴斯汀冷冷地說。「你總有一天會為著自己珍視的東西,而不惜犧牲這個帝國吧?這樣的話,就無法保護帝國的未來,」巴斯汀要掐死泰德。 我忽然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。泰德的使命是復國,可租屋是他屢屢為著一個「愛」而願意付出生命,他應該是無法完成大業的。巴斯汀說出這樣的話,他究竟是在考驗泰德,還是在為帝國做工作? 眼看泰德已經要被暗徒入侵身體,就要被污染了,泰德依舊不讓米迦勒之瞳殺掉巴斯汀,仍是苦苦哀求巴斯汀陪在弗拉烏身邊,此時,出現了意想不到的人──弗拉烏拿著他的死神大鐮刀來了。 「我相信你會來的,……在看不見出口的黑暗之中,一縷陽光回到了我的身邊,這或許是最初也是最後的光芒,並不是因為見到了神,而是聽到了那個心愛的孩子的聲音,」巴斯汀欣喜的迎向破了他魔法的弗拉烏。 「為什麼,為什麼會是你?」弗拉烏痛苦地說。 「我無法原諒那些運用聖域的規章而獲得救贖的罪犯們,奪走他人生命的罪犯獲得救贖,而被奪走心愛之人的人們卻不得救贖,既然如此,正義究竟是什麼呢?現在他們的罪孽以及痛苦,一切都在我的身體裡,為了真正的贖罪,為了與我一同歸於虛無。」巴斯汀說。 「你所信奉的正義是錯誤的,不存在愛的正義已經不是正義,無法寬容之人將視同於黑暗,所以你才會變得如此落魄。」弗拉烏低沈地說。 「來生,我不會再轉生為人類了吧,」想到泰德的苦苦哀求,求他留在弗拉烏的身邊,巴斯汀笑了,「那已經……做不到了…」 弗拉烏走近巴斯汀身邊,「不用擔心,我不會被暗徒玷污的,不用為我而以泰德為餌、與操縱暗徒的黑魔法師租屋網交涉,沒關係,我會一直在你的身邊,直到最後。」弗拉烏舉起大鐮刀,遲疑了一下,巴斯汀笑道:「你在做什麼?神是不可以猶豫的,趕快殺了我。來吧,我心愛的孩子。」當巴斯汀閉上眼睛的時候,看到了當年在燦爛陽光中綠意盎然的大樹下,小弗拉烏對自己不停地質疑: 「為什麼完成了三個願望人就要死?」「因為賭上自己的人生去完成三個願望,是我們與天界長的約定。」「好不容易能完成願望,卻……真讓人不能信服。」「只有真正的夢想才能讓這個世界、還有自己的靈魂,綻放出美麗的光芒。那光芒是上天派來的使者,能平安把我們的靈魂帶回神的身邊,是引路之光。」「你的三個願望是什麼呢?有一天你也會死去嗎?」小弗拉烏的話使巴斯汀的眼神暗了一下。「正因為如此,像現在一樣和你在一起的時候,我也愛著你,……不能一直停留在一個地方的,而是要遵從靈魂的引導,向前邁進,向著未來的世界。」 死在這麼美麗的回憶裡,真像放下了所有勞苦重擔,也許工作是不得已,而「愛」才是一切的歸依。 真正的主謀被菲斯特主教揪出來了,應該要大戰三百回合了吧?結果會怎樣呢?聽弗拉烏和米迦勒之瞳的對話,分明原先就是一掛的,只是泰德被封了記憶,所以大家都在等待他的覺醒。 眼看都已經第18集了,還剩多少呢?弗拉烏說死在覺醒的泰德手下也甘心,不會最後真的會這樣吧?忽然生出不祥婚禮顧問的預感。

au07aunkx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